1. DaTa新商业首页
  2. 新商号

网易智企跃入元宇宙,想成为To B的“头号玩家”

网易智企跃入元宇宙,想成为To B的“头号玩家”

没有哪家互联网大厂,想要错过元宇宙的风口。

仅仅是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有多家互联网大厂释放了和元宇宙有关的信息。百度的“希壤”、B站的“高能链”、字节跳动的“Pico元宇宙”、阿里的XR实验室、腾讯的各种游戏元宇宙……不出意外的话,相应的名单还将继续增加。

而在所有进军元宇宙的互联网大厂中,网易可能是最为特殊的一个存在。网易云音乐举办了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丁磊亲自宣布在《大话西游》开启元宇宙“首战”,就连作为网易To B主力军的网易智企,也在12月4日的2021网易创新企业大会上发布了一系列针对元宇宙场景的解决方案。

大多数互联网大厂的布局中,元宇宙要么是To C的产品,要么只是注册了“元宇宙”商标,To B的网易智企为何也要追元宇宙的风口?

01 “元宇宙”的虚虚实实

在讨论网易智企的意图前,不妨先来梳理下互联网大厂争夺的焦点。

百度即将在月底发布元宇宙产品“希壤”,被定义为“跨越虚拟与现实、永久续存的多人互动空间。”通俗一些的话,就是用户可以在“希壤”中创造专属的虚拟形象,然后进行听会、逛街、交流、看展等活动。

字节跳动先是在4月份投资了代码乾坤,然后在8月份将VR创业公司Pico收入囊中。至此字节跳动的元宇宙版图已经逐渐清晰,简单来说就是像Facebook那样同时打造元宇宙平台和VR硬件。

阿里在10月底的时候成立了阿里巴巴达摩院XR实验室,参考实验室负责人谭平的说法:“AR、VR眼镜是即将普及的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元宇宙可以理解为互联网行业在这个新平台上的呈现。”

网易副总裁、网易智企总经理阮良给元宇宙的定义是:“元宇宙就是社交网络从 2.0 向 3.0 的跨越,逐步进入到下一代互联网。”并预测早期“元宇宙”的应用方向主要聚焦在游戏、社交、办公、新消费等领域。

同样引起外界注意的还有B站正在测试的“高能链”,一位接近B站的人士表示,高能链是为新应用、文化、游戏以及数字资产构建的数字原生社区,将应用于即将上线的新一代数字世界“元宇宙”……

单单从字面意思上理解,互联网大厂们对“元宇宙”的理解大同小异,VR、社区、平台化可以说是“元宇宙”的必备要素,甚至有一些同质化的痕迹。只是不少人可能忽略了这样一个信息点:互联网大厂们无不在围绕元宇宙进行布局,但在讲述完元宇宙的诱人场景后,几乎都会特意强调称“当前还处于元宇宙的初级阶段,距离完整意义上的元宇宙可能还要10年以上的时间”。

既然元宇宙还很遥远,为何互联网大厂纷纷在这个时候下场呢?

网易智企跃入元宇宙,想成为To B的“头号玩家”图:网易副总裁、网易智企总经理阮良

阮良在演讲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元宇宙不能只是沉溺在一个纸面上,它是要实实在在一步步推进。就像2007年时的iPhone还很基础,可是随着硬件和软件有了质的飞跃,智能手机出货量呈现出了指数性增长。所以我们要迎接元宇宙时代的来临,务必要让技术更加快速地演进。”

B站CEO陈睿多次坦言元宇宙是远期概念不是产品,在谈及技术的时候却说道:“如果现在才开始布局或进军元宇宙,是来不及了。因为元宇宙包含的各种要素,是需要在此前就长期建设的。”

这些观点道出了这样一个事实:互联网大厂的元宇宙布局可以分为务虚和务实两个层面,务虚的初衷可能和元宇宙的话题性相关,都不想错失一次曝光的机会;务实的一面则相当统一,都在通过实践验证底层技术。

02 网易智企的三张王牌

网易的特殊性恰在于此,元宇宙的场景探索和技术赋能在双线并进。

进入到2021年后,网易频频在元宇宙相关赛道对外投资,包括虚拟形象技术公司Genies、虚拟社交平台Imvu、打造虚拟交互式演唱会的Maestro、“虚拟人”生态公司次世文化,以及VR流媒体直播公司NextVR和VR设备厂商AxonVR。

网易自身也在进行元宇宙的一连串探索,就像前面提到的“元宇宙”上市仪式,在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中,还原了线下敲钟仪式的黑胶签到、大事件墙、音乐人墙等布置,通过网易云信提供的高沉浸感、高互动性的音视频通话和直播能力,观礼嘉宾可以在虚拟场景中操控自己的“数字分身”见证敲锣时刻。

内外两开花的情景,却并非是网易元宇宙的全部,To B是网易智企对于元宇宙的另一重注解。比如为“瑶台”提供即时通讯与音视频等核心能力的网易云信,在2021网易创新企业大会上对外发布了两个元宇宙解决方案:

一个是“IM +RTC+虚拟人”的解决方案,集成了网易伏羲的“捏脸技术”、网易云信的IM+RTC能力和WE-CAN全球智能路由网络,通过技术层面的深度结合封装,客户只需要一个SDK就可以构建一个充满遐想的高体验的虚拟形象实时互动场景。

相比于传统的虚拟人解决方案,进一步降低了用户使用虚拟形象进行实时互动的门槛:端云协同技术降低了终端的算法性能压力,即便是千元机也可以通过摄像头或者上传视频的方式,检测用户的面部表情动作,驱动3D虚拟人物做出相同的表情,包括五官表情、头部姿态、眼球运动、吐舌头等等。

另一个是“游戏/VR语音”解决方案,基于spectrum reverb混响模块和shoe box模型的反射模块,首创了720度空间语音效果,目前已经适配了单声道采集设备、双耳重放设备以及多声道的采集和外放设备。

相较于常见的360度语音的水平效果,720度空间语音进一步丰富了垂直方向上的听觉,让玩家在游戏世界中拥有和真实世界一样的交流体验。体验过VR游戏的都知道,想要在游戏中获得沉浸感,必须要解决视觉和听觉上的空间问题,720度空间语音无疑在“元宇宙”中有着庞大的应用场景。

不只是底层通信技术的开放,网易智企还在安全风控和商业增长层面,提供了新思路和新方案:

网易智企跃入元宇宙,想成为To B的“头号玩家”

一旦用户进入到元宇宙的环境中,势必会接触到比移动互联网更为丰富的内容,而且90%以上都是用户产生的UGC内容,能否守住内容安全的红线,直接关系到元宇宙的命门。所以网易易盾推出了针对虚拟世界数字内容的风控解决方案,通过“机器识别+安全策略+人工审核”的安全保障体系,帮助企业有效降低了安全相关的风险和心智负担。

同时元宇宙也在改变品牌和消费者的关系,不再是简单的卖和买,沉浸式互动体验催生了大量企业直连消费者的场景,大概率会加速DTC模式的流行。在这样的背景下,网易云商明确了发力重点:致力于打造服务营销一体化闭环,以线上线下服务触点的建设为基石,赋能企业不断积累用户之声,进而优化用户体验,实现更精细化的用户运营。

做一个总结的话,网易智企已经构建了服务下一代互联网的应用技术架构,并基于此亮出了自己的三张王牌:网易易盾+网易云信+网易云商,助力企业进入数字风控新时代,开启融合通信新应用,拓展商业增长新空间。元宇宙绝不只是一场To C的盛宴,也将是加速To B基建与时俱进的驱动力。

03 元宇宙里的赋能者

回到元宇宙的语境里,网易智企的提前布局显然有其深意。

当前的“元宇宙”无疑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特别在云宇宙炒房、卖课等不和谐现象轮番上演的局面下,注定有一些玩家会消失在元宇宙的烟尘中,甚至不排除整个行业会陷入“微笑曲线”的低谷期。

曾经有媒体以元宇宙“卖铲人”的比喻形容英伟达,不管元宇宙将驶向何处,坐拥算力“垄断”优势的英伟达,总能从中赚的盆满钵满。某种程度上说,英伟达满足的是元宇宙的算力需求,网易智企担纲了元宇宙的后端基建,都有机会抓住元宇宙的红利。

不同的是,英伟达解决的是企业的算力焦虑,而网易智企的切入点,在于元宇宙的两个既定趋势:

首先,元宇宙是渐进式的。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进入《头号玩家》的时代,也注定不会止步不前。即使当下还无法准确判断元宇宙的最终业态,但已经出现了一些确定的场景,典型的例子就是虚拟人。

网易智企跃入元宇宙,想成为To B的“头号玩家”

目前虚拟人被应用最多的场景是虚拟偶像,其实在企业端的需求同样不可小觑。以银行代表的金融场景为例,越来越多的银行启用了智能客服,以降低自身的人力成本,如果是在元宇宙里,智能客户势必会进化到拟人形象的虚拟人,以至于用户也可以是虚拟人的形象进行互动沟通。

阮良在和Alter聊科技的对话中特意提到:“我们提供的不仅仅是虚拟形象实时互动解决方案,还有配套的智能客服、内容审核等服务,提供的是一个全方位的解决方案,存在很广泛的落地场景。比如现在的直播带货还是真人主播,其实在解决了形象、语气等问题后,可以将虚拟人应用于带货的场景。”

其次,元宇宙是不可逆的。“元宇宙”概念的流行和疫情有着不可或缺的关系,直接的例子就是疫情刺激了视频会议的需求,而传统的视频会议在呈现方式上过于单一,缺乏空间场景,导致用户在会议过程中容易出现精神疲劳、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高度沉浸感的“元宇宙”可以说是最佳的应对方案。

在阮良看来,在虚拟空间里面对面沟通的场景其实并不遥远,网易已经在“瑶台”里举办了多场行业会议,在引入网易智企的“IM +RTC+虚拟人”和“游戏/VR语音”解决方案后,用户就可以在虚拟空间里还原现实中的沟通场景,包括面部表情、肢体动作等当前视频会议中难以被捕捉的信息点。

网易智企赋能的定位并非空穴来风,主打场景化服务的网易智企早已在现实场景中充当了“赋能者”的角色。

譬如网易云信为虚拟社交产品崽崽ZEPETO提供了即时通讯模块,支撑了全局消息、定向消息和空间消息等功能;网易易盾为探探、黄油相机等产品涉黄、涉政、广告等违规内容的智能检测服务;网易云商为小米、戴森、安踏等一众品牌,提供了客服、营销等一体化的闭环解决方案。

到了元宇宙时代,网易智企的致力方向依然是做一个“赋能者”,帮助企业客户构筑安全之盾、重构连接之网、触达商业之本。

04 写在最后

再来讨论文初的问题,互联网大厂围攻元宇宙的心态其实不难理解,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说”至今仍在被讨论,自然没有哪一家企业想要丢掉下一代互联网的入场券。

可如果把目光再放长远一些,元宇宙也将经历快速增长到红利消失的周期,就像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分水岭。有所不同的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初期,几乎所有的大厂都在To C,红利消失后才开始向B端转移。在元宇宙的演变轨迹中,To C和To B将是两条同时进行的赛道。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元宇宙也是如此。像网易智企这样的“赋能者”,这个世界还需要很多很多。

声明:本文来自“DATA新商业”新商号专栏作者“iamhefei”投稿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ATA新商业”立场(新商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媒体合作:wechat :hu8696553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