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aTa新商业(新商号)首页
  2. 新科技

“量子飞跃”!摩根士丹利视角下的量子通信市场前景

据媒体报道,IBM近期设计出一款新的量子计算芯片“Eagle”,拥有127个量子比特,并表示2年后还将推出超过1000个量子比特的芯片,届时就会实现”量子霸权”。

一时间,科技圈和金融圈奔走相告,量子技术再起波澜。

量子技术的神秘魔力人尽皆知,那相关技术应用又有哪些?哪些公司又在行业前列弄潮?

最近,一份摩根士丹利对于量子技术的研究报告流出,揭开了量子技术行业的谜团。

根据介绍,量子技术有三个想象空间巨大的应用,即计算,计量和通信,其中量子计算和量子通信是眼下热门——量子计算是可破解密码的“矛”,具有颠覆未来的超强算力;量子保密通信则是可用物理方式来抵御算力攻击的“盾”,被认为守护信息安全的重器。

“量子飞跃”!摩根士丹利视角下的量子通信市场前景

“量子飞跃”!摩根士丹利视角下的量子通信市场前景

​目前全球对量子计算正在你争我赶,胜负未分,而对量子通信的探索中,中国是第一个达到关键量子里程碑的国家。

摩根看好量子通信市场

摩根士丹利一直是量子计算等前沿技术的支持者,在其首次发布的《全球量子通信行业分析报告》中,摩根士丹利表示——’量子计算机已经诞生,突破传统密码学已进入倒计时”。

结合韩国电信、欧洲OPEN-QKD项目和中国等区域在量子保密通信方面的探索,摩根预测:到2030年,全球量子通信市场将增长到1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00亿左右,复合年增长率为45%,乐观一点可以达到210亿美元。

这160亿美元的量子市场主要分布在四大领域。

首先是银行和金融:到2030年,这类行业市场空间将达到70亿美金,以44%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高速狂奔,量子通信的渗透率也将从今天的1%增长到2030年的15%。

其次是国防:到2030年,国防领域的量子通信市场空间将达到的30亿美金,虽但市场空间略小于银行和金融,但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48%。

再次是政府事务:到2030年,政府事务领域的量子通信的市场空间将达到30亿美金,实现45%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量子通信的渗透率将从今天的1%增长到2030年的15%。

最后是公司事务:到2030年,相关领域市场空间将达到5.63亿美金。

摩根士丹利援引埃森哲(Accenture)的说法——”理想情况下,每个组织都应努力在2025年之前实现量子安全的覆盖”。

高速增长背后的市场主体

在相关量子科技上市公司中,摩根士丹利选择了对中国领先的量子通信公司国盾量子(688027)进行了研究,对国盾量子的研报标题是:“为量子世界做准备”。

摩根士丹利认为,按照目前增长状况,全球量子安全市场在2020-3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45%;2030-4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6%;2040-5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0%,市场空间广阔。但考虑到中国对信息安全的需求和对量子技术的高度重视,中国的市场突破会来的更快。

从业务模式上看,目前,中国的北京-济南-合肥-上海量子通信骨干网络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运行,并且通过其墨子号卫星,在相隔1000公里的两个地面站之间建立超安全的链路,证明了天基量子通信的成功。国盾量子则是网络中的重要参与者。

另外政策面上,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到,要瞄准量子信息等前沿领域,实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

在市场、政策和商业模式的多重加持下,摩根士丹利认为在2030年,中国将建成一个全球量子通信网络。国盾量子将是中国量子飞跃最好的代表。

根据财报,国盾量子研发费用占销售额的比例很高,平均为29%,高于过去三年14%的行业平均水平。员工薪酬和材料成本分别占研发费用的60%和14%。这种高额的研发投入,也代表企业蕴藏着强劲的发展潜力。

根据摩根士丹利的乐观预期,预计在2020-30年,国盾量子的复合年增长率可以达到50%,在2030-40年为17%,在2040-50年为10%。

但现实显然更为复杂。受新冠疫情及抗洪抢险等影响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建设进度等,国盾量子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下降,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增幅较大,但总体规模仍然很小。

全球量子技术公司受热捧

从全球来看,量子技术都还在早期。随着2021年,美股两家量子技术公司IonQ和Arqit Quantum陆续上市,资本助力科技创新的潮流开始在量子信息领域涌动。

IonQ作为量子计算公司,虽然已经上市,但根据上市披露的材料,其并没有明确说明具体创收方式,只声称公司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内,通过客户对其量子系统的访问,来实现营收。在通过SPAC上市后IonQ的总资金约为84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预计合并后的公司市值约为20亿美元。随着IBM推出“Eagle”,IonQ的市值最高接近68.9亿美元(约合439.1亿人民币)。

根据IonQ上市时提供的财务数据,截至2020年,由于其系统正在开发中,IonQ并未实现预定收入,但净亏损高达1542.4万美元;而在2019年,该公司实现20万美元的收入,净亏损为892.6万美元。

同样,量子加密公司Arqit Quantum的营收数据也不容乐观。根据Arqit在9月上市时候披露的数据,其在2019年、2020年和今年上半年均无收入,利润从亏损28.43万美元和89.12美元扩大到1268.7万美元。

目前来看,以量子保密通信为主要业务,逐步切入量子计算的国盾量子发展时间比较长,财务数据和商业模式也相对稳定。2009年国盾量子成立,到2020年国盾量子营收为1.34亿元,往年也都保持着过亿营收。

公开数据显示,摩根士丹利也用行动证明了自身对中国量子科技的看好,一度位居国盾量子的前十大流动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创投市场也正在拥抱量子技术——最新的消息称,中国科技大学旗下的另一家量子公司,成立于2017年的本源量子已估值70亿元。这家企业近日表示,正在与国内多家金融机构以及相关合作伙伴发起了密码量子破译算法的研究合作,“已开发出基于独有的改进型量子模数算术组件的RSA及ECC量子破密方案”,RSA和ECC加密算法将在未来10年内宣告失效”。

相对于本源量子等宣称“以RSA、ECC算法为基础的现代密码体系在理论上已经不再安全”,摩根士丹利在看好国盾量子等量子公司的同时也给出了若干风险提示。在其看来,量子通信技术无法进步,实施成本居高不下;量子计算的进展有限等方面因素,都会影响“量子飞跃”时代的到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6965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