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aTa新商业(新商号)首页
  2. 新商业观察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几个月前的一天,凯华在凌晨3点下班的时候,意外得知偶像科比坠机的消息。他的心情有点复杂,末了只好独自低喃:“再也看不到凌晨4点洛杉矶球场上的科比了”。

凯华不知该怎么向只有5岁的小女儿解释自己2天不回家的理由。他要怎么去说,自己和团队成员几乎不眠不休,将一款以往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开发的程序,用2天就完成了。这款小程序因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而生,它不仅可以解决凯华所在公司上万人健康报备的问题,还免费提供给学校、企业等,帮助它们实现疫情监测的数据化管理。

项目结束的这天,凯华回到家已是凌晨5点,女儿还在酣睡,他看了一眼女儿的画作,是爸爸留着大胡茬,懒懒躺在床上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心酸。此刻,他值得拥有一次放松的睡眠,因为他也在自己的前线冲锋陷阵过了。

大部分“睡眠奉献者”和凯华一样,他们往往默默无闻,躲在成果背后,甚至难以被理解。当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他们中的一些人走向了一线。镜头扫过医护人员疲惫不堪的模样,捕捉到他们和衣躺在医院地板上的画面,陌生的观众为之动容,镜头外医者的家人却揪心不已——原来这才是他们不能和家人同食共寝的原因。

针对这一现象,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睡眠产业分会会长、慕思集团总裁姚吉庆,率先提出“睡眠奉献者”这一概念,他认为“睡眠奉献者,就是指那些为了守护他人的健康和安全,而在正常安睡的时间不眠不休的人。”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1月30日拍摄的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新华社发 (才扬 摄)

 “睡眠奉献者”的不平凡时刻

从这一定义出发,这样的睡眠奉献者在2020年还有很多:

凌晨时分,洪水开始漫入广西柳州市融水县城,不少居民、商户连夜“搬家”,转移物资。很多人来不及转移,被困在了洪水中。这一幕发生在7月11日洪水来袭时的柳州市。接到险情后,该市消防救援支队融水苗族自治县高岭消防救援站站长赵智军和队友们立刻投入到紧张的救援中。站在深水中,130斤重的赵智军用自己的肩膀当“阶梯”转移群众,当一名180斤重的受困居民踩在他肩头时,他缓缓蹲下,紧咬牙关……就这样连续奋战了12个小时。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7月14日,武警安徽总队合肥支队官兵在铜陵西联镇老观圩。新华社发(徐伟 摄)

凌晨2点,四川省中航工业363医院重症监护室医生杨岭,作为四川第六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来到了武汉市汉阳方舱医院。从2月11日的这天深夜开始,杨岭开启了她34天的艰苦抗疫。

凌晨3点半,经过5个半小时的连续奋战,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县牛庄乡党委书记栾昕和乡村两级干部终于赶在暴雨来临的半个小时前,将31名当地群众转移到了安全地段。这是7月1日晚到2日凌晨期间发生的一次争分夺秒的成功转移。

凌晨4点,天还没亮,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临江街道聚宝社区53岁的环卫工刘分长,没顾上洗漱就匆匆出门开始清扫小区的公共区域。这是2月23日,国内疫情还很严重的情况下,老刘的工作日常。每天凌晨4点,他都会准时出现在楼道间,一层层地仔细打扫,一个多小时后,待楼道及小区通道垃圾被全部扫干净,他还要负责处理两次废弃口罩,并用消毒水喷洒消毒。疫情无疑增加了他的工作量和暴露风险……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2月1日晚上,武汉江岸环卫集团工作人员在清运社区生活垃圾。新华社发 (李贺 摄)

一天中最适合安眠的每一个小时里,都有无数的奉献者,他们付出睡眠,付出和家人相处的时光以及他们的勇气和担当。在2020年这场罕见的疫情中,在接连的洪水、暴雨、台风险情中,人们能够见证的不平凡时刻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奉献者可以无悔,我们却无法漠视。就在7月13日凌晨2时许,武汉市新洲区辛冲街水务服务中心主任舒明智在抢筑子堤工作中,突感身体不适,经新洲区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凌晨3时许不幸去世。自6月8日入梅以来,舒明智连续30余天日夜奋战在防汛抗洪一线。

过劳和严重缺乏睡眠,让舒明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并非个案。但值得人们反思,我们要如何补偿这些奉献者?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2月29日凌晨,志愿者王震在车内查看出车信息。新华社发 (肖艺九 摄)

 睡眠补偿不能寄望未来

已经84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在2月初国内疫情最严峻的时候,一直在全国各地奔波,以至于她的夫人哀求:“能不能给他多睡一会儿?”

2019年一份对我国医务人员的睡眠调查显示,44.09%的医务人员为失眠“苦恼”;34.2%的医务人员或因睡眠不佳被焦虑、抑郁缠身;而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医务人员更是成为最缺觉的群体之一。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1月18日傍晚,钟南山紧急赶往武汉。图为劳累过度的钟南山在高铁餐车上休息。《羊城晚报》发

如果连守护人们健康的人都因睡眠问题影响到身体健康,那又由谁来守护我们呢?“待到春暖花开时,给你铺张床可好”疫情期间来自网友的朴素心愿,最终被媒体、公益组织和相关企业暖心执行——今年8月1日,人民网科普、中国妇基会携手睡眠行业领军品牌慕思寝具拿出600张床垫,赠送给部分抗疫医护和南方水灾中需要关爱的受灾群众,开启了“好梦,中国”特别公益行动,打响了向睡眠奉献者捐赠的第一枪。

无独有偶,7月29日,人民日报发布《今晚,你睡在哪里》特别视频,聚焦彻夜救灾、席地而睡的抗洪战士,指出正是“因为他们的付出,我们才能安稳地睡在家中”。

关于睡眠奉献者的话题显然方兴未艾,那么,睡眠和免疫力以及生命长度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我们可以暂时透支睡眠,将来进行补偿吗?

8月1日,在“好梦,中国”公益行动启动也是慕思全球睡眠文化之旅启动暨T10智能床垫新品发布会的现场,中国睡眠研究会理事长黄志力解释了这些问题。他说:“睡眠长度与寿命和死亡率之间有很大的关系,”根据黄志力所展示的研究图表,“睡得很短的人死亡率很高,这些人是累死的。”

黄志力还提到了一个非常值得人们警醒的结论:睡得过长也会增加健康风险。因此“如果退休前透支睡眠努力工作,睡6个小时以下,退休后再进行补偿性睡眠,改睡8小时以上,这时中风的风险会提高4倍。”他分析说。

这也提醒人们,缺失的睡眠是难以寄望于未来进行补偿的。意识到这一点,一些长期从事睡眠产品研发和生产的企业进一步确认了自己当下的企业价值和使命。

“疫情是观察中国人睡眠状况,研究睡眠与免疫力之间相关性的一个重要窗口,它让我们更加重视睡眠与健康生活之间的联系,也让我们深刻认识到有一群人牺牲自我睡眠时间为社会默默奉献。而慕思连续8年发起的中国不同圈层睡眠状况调查的数据也告诉我们,睡眠奉献者不仅仅是这些抗洪抗疫的英雄们,更多的人就在我们身边。”慕思集团总裁姚吉庆说。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3月10日,等待出舱的医护人员小憩。新华社发 (费茂华 摄)

 数字时代的智能补偿

后疫情时代、数字时代那些普通的“睡眠奉献者”是什么样呢?

如今,数字时代也是老龄化时代,是作为家庭顶梁柱的中年人压力倍增的时代;数字时代是技术快速迭代、知识更新加速的时代,工作和终身学习必须同步进行;数字时代正在遭遇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逆全球化的思潮风起云涌,个别西方强国重回零和博弈的老路,国际贸易环境恶化,个人创业的风险增加……数字时代是需要兼顾学习、工作、家庭、社会责任和时代重任的时代。

所以,数字时代充满了可能性、急需创造力,也充满了挑战、压力。充足而优质的睡眠成为一种奢侈。

我们不得不正视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现实,社会化养老、幼儿托育制度、均衡教育制度等等体系尚未完善。职场女性不得不奉献自己更多的睡眠来承担哺育、看护和养育子女的重任,同时还要尽全力掌握自己的事业;男性也面临家庭经济更大的压力,房贷、车贷、子女教育的支出等等都是促使他们不断压缩睡眠时间,求得事业更进一步的动力;老年人则放下退休后安然养老的生活,辗转在为子女们照顾孩子的路上。

疫情进一步挑战了全世界人们的承压力,也对人们的健康睡眠造成了潜在影响,为了安然渡过疫情风险,人们会进一步牺牲自己的睡眠吗?谁来补偿大众的睡眠呢?当平衡和完美一样不存在,让奉献者们拥有高质量睡眠是否才是终极解决之道?

数字时代这样支持“睡眠奉献者”

 慕思携手人民网科普、中国妇基会发起“好梦,中国”公益行动

如果说,扫地机器人可以帮人们节省清扫的时间;情感机器人可以陪伴老人;智能监控系统了延伸我们的眼、耳功能;手术机器人可以将医生从繁重的简单手术中解脱出来;无人机可以深入风险区,减少救援人员的牺牲……那么关乎人类健康的睡眠又将由什么智能设备来守护呢?

对此,姚吉庆认为,数字时代的问题就要用数字化的方式来解决。智能家居是行业大趋势,而在睡眠赛道,智能床垫无疑是一个重要的选项。继2019年慕思推出首款人工智能床垫T9之后,即使疫情“黑天鹅”到来,也没有打乱慕思在智能领域探索的步伐。仅仅1年功夫,再次推出T10——它由亲肤触感的针织面料+动态支撑的乳胶复合组成,智能软件调节系统、智能睡眠管理系统和大数据云端进行床垫软硬度调节和睡眠管理。不仅可以因人而异地自动调节软硬度,让床更适合人体,提高睡眠质量;还可以对用户的心率、呼吸、睡眠等数据进行监测和管理,避免睡眠风险。最关键的是,借助技术的更迭和前期工业4.0工厂的投入,它把价格从上一代智能床垫时期的7万元降至3万元左右,从而让更多消费者有机会体验智能睡眠产品。

考虑到市场对智能睡眠产品的接受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姚吉庆说,“除了T10,面对今年疫情,我们还掀起了全球睡眠文化之旅12周年最大让利幅度的睡眠普惠风潮,比如推出5999元床垫和9999元套床,让过去主要面对高端消费人群的产品飞入寻常百姓家。让大众用住一周五星级酒店的费用,天天在家享受五星级酒店的睡眠体验。”

显而易见,作为领跑者,慕思比它的全球同行更清醒地意识到,“睡眠奉献者”更多地存在于普通人中,他们既是社会的建设者也是家庭的支撑者。

而无论是“好梦,中国”的公益致敬行动,研发端的智能睡眠产品的升级换代,还是营销端的睡眠普惠风暴,这一切都离不开对这一社会现象和社会发展趋势的敏锐洞察。

姚吉庆说,慕思希望成为“睡眠奉献者”的坚实后盾,让大众能轻松拥有一夜好梦,今晚,睡好一点。文/林音

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立场,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微信:hu869655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6965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