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aTa新商业(新商号)首页
  2. 新科技

外卖市场卷起海啸,微小餐饮终将溺水?

图片1.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 | 易不二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在生存的压力面前,体面或一钱不值。

这是从业外卖代运营两年以来,李东垣最大的感触。

李东垣是个95后,毕业后和朋友一起合伙开了宵夜店,苦苦支撑半年,亏了十几万后,李东垣决定先去餐饮行业取经,再回来继续开店。

如今,跑了两年外卖代运营市场后,李东垣不仅改变了想法,甚至十分明确地说:“宁愿当个送餐的骑手,也不会再开餐饮店了。”

千亿外卖市场,无数小商家失去入场券

李东垣有这样的想法,是遇见了太多把他当成救命稻草的小老板。

老周就是其中一个。

开在写字楼附近的居民区,老周的粉面快餐店生意一直还算过得去,但从2019年开始,在时代的裹挟下,老周感受到了线下流量被分流到线上的显著差异,踌躇再三后,老周入驻了美团外卖。

图片2.png

“别人都做外卖,你不做的话,客户可能就会流失。而且,现在来店里吃饭的人流,比起之前已经明显地减少了。”电话里,老周对“螳螂财经”表示道。

根据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外卖行业市场交易额达6035亿元,外卖行业市场渗透率达13%,比2018年底提升2.2个百分点。

并且,由美团、饿了么二分天下的外卖市场,也已经进入了竞争的下半场。

但此前对互联网一无所知的老周,显然对做外卖这件事抱有了太高的期望,当业务员跟他谈到18%的扣点时,他当下愣了几秒。

“我以为只要交个类似门票的钱就可以了,原来是有扣点的,等于就跟交房租一样。”当时老周的店面一个月房租8000元,自己当厨师,服务员是自己老婆和妹妹、妹夫。

老周接受了这些,但他其实没搞明白,等在后面的,还有满减活动、配送费优惠以及CPC推广等一系列玩法。

“当时美团的那个人说怎么做生意可能会更好,我就怎么做,只要有单量,我可以花这个钱。”但老周的语气里,多少有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的意思。

原因很简单,活动、推广都跟上了以后,老周发现单量确实增多了,但营业额提升了,利润却反而下降了。

老周向“螳螂财经”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比如,顾客点了一份快餐,如果实付额为18块钱,平台会有个4块多的保底扣点,我再配合活动的支出可能有5-6块,打包成本1块多,那么这单我可能只有6-7块钱的收入。收回的只是个材料钱,甚至都不够。房租、水电、人力全是白搭进去的。”

走到了这一步,老周依然想着撑下去,暂时可以累点、可以不赚钱,慢慢把单量做上去了总归会好起来。

但老周的努力显然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9全年,外卖市场超7274亿元。而且,在互联网对餐饮行业的快速渗透下,在线餐饮商家以及用户消费数据都得到了爆炸式增长。

诱人的大蛋糕,驱使了不少人入局掘金,不仅有越来越多的传统线下餐饮店被裹挟进来,还有一些看到商机的人开始找租金便宜的商圈、居民区、甚至城中村等租金便宜的地方开始做纯外卖。

从而,外卖店铺数量急剧上升,并且,不少纯外卖因为店铺租金便宜,为了抢占市场而降低了外卖价格。

老周的生存更难了。

在老周苦苦挣扎的2019年下半年,他身边四五个同村做餐饮的老乡,都相继转让了门店,有的回老家了,有的去广州找事做了。

小现象反映出的是市场大环境,根据亿邦动力报道,面对租金不断上涨,经营成本增长,餐饮行业的关店率已经达到70%,很多餐厅只能勉强维持经营。

互联网驱动的时代红利里,撑起了万亿外卖大市场,可不知道有多少老周这样的小商家,成了时代的匆匆过客。

外卖代运营救不了小餐饮

李东垣找到老周时,已是疫情之后的3月。

疫情的打击下线下流量的骤减、推广费跟不上导致外卖平台沉底,老周的店子门可罗雀。

此时,李东垣所以在代运营公司,已经开拓了好几个纯外卖品牌,在找线上加盟商家。

图片3.png

李东垣跑市场的时候发现,那些线下流量不高,线上又做得不好的小商家,愿意谈外卖加盟的意愿比较高,毕竟他们公司提供品牌、材料并负责线上运营,小商户只需要负责出餐就可以了,而且推广期不需要加盟费,只根据营业额扣点。

“那个时候我找到老周,说有个做麻辣烫的品牌,跟他讲完后,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李东垣对老周的爽快甚是意外。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准备时间,李东垣第一次碰到像老周这样经常催着问进度的商户。

用李东垣的话说就是:“我看到了一个肩负家庭经济责任的中年男人的无奈,他年纪跟我爸差不多,在我这样一个推广员面前,为了生存,说话的语气口吻全都充满了卑微。”

老周自己也向“螳螂财经”坦诚:“我当时已经不想自己做外卖了,但纯靠堂食又赚不到钱,所以我真的觉得李经理说的外卖加盟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只需要加工,其他他们都会负责好。”

很快,老周的店被腾出一部分当成麻辣烫的厨房,而因为饿了么扣点低一些,老周一边线下经营自己的快餐店,一边在饿了么做起了麻辣烫外卖生意。

但不到两个月,老周就决定放弃。

图片4.png

“其实加盟了我们的牌子后,老周一个月差不多能做到2000单,但是他说还是没利润,又特别辛苦,所以就放弃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害了他。”以往李东垣拓展客户都是一副收完钱就不管事,一切交给售后的态度,也许是和老周接触过程中,对方的求生的欲望与卑微的态度,触动了他的内心。

老周对“螳螂财经”表示:“刨去所有成本后,一个月能赚五六千块钱,但真的太辛苦了,而且我老婆腰椎病变严重了,我不能让她继续这么下去,但自己再请个人的话,又要多三四千的开支,就完全没得赚了。”

如今,老周已经准备将线下门店转让了,而在广州的同乡,也帮老周夫妻俩联系好了在厂里的工作,老周做厨师,一个月6500块,老周的老婆做保洁,一个月3000块,都包吃包住。

老周的故事收场了,小餐饮挣扎的还在继续。

并且,被他们当成救命稻草的代运营,也仍然无法为他们逆天改命。

图片5.png

李东垣这几年开拓的几百家商户里,就他知道的,已经有几十家因亏损撤回关店,继续找工作上班了。

“有时候我确实觉得自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毕竟不管是线下还是外卖,做品牌做连锁加盟肯定是趋势;但外卖平台的扣点,很多小商家真的没这个能力承受。”这也是李东垣自己决心不再从事餐饮行业的原因。

当然,代运营的模式不止线上的外卖品牌加盟这一种,李东垣的另一个同事张峰,负责的就是另一条线的开拓,类似电商代运营的模式,纯粹的帮助商家做线上装修店铺、优化菜单、设计满减方案。

“我们的客户一般都是有点规模的品牌,很少有小餐饮老板会一直做这个,对他们来说我们的服务费不算低,有些小店子一个月的外卖利润可能都覆盖不了这个支出。也有一些老板愿意尝试,主要就是刚开外卖的时候让我们帮忙做店铺、菜单的美化装修,但不会让我们做长期服务。”张峰对“螳螂财经”表示。

但眼下,外卖代运营显然已经成了一门热门的生意。

比如行业里已经有了较为知名的食亨、再惠等独角兽企业。根据食亨官网资料,公司估值近30亿元人民币,并获得了不少资本的青睐;而再惠已服务超过8000个餐饮品牌,并先后完成五轮融资,金额超过1亿美元。

只是,这些热闹,与小餐饮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

品牌化、连锁化趋势下,靠微信群求生的小老板们还能撑多久?

毫无疑问,不论外卖还是堂食,餐饮行业数字化、连锁化升级趋势已经是不可逆的浪潮。

艾媒咨询在《2019中国餐饮行业市场数据及市场发展趋势》报告里就指出:“当前中国餐饮行业发展已经进入4万亿元新阶段,餐饮从业者面临数字化转型和消费升级的新机遇。未来,品牌化、标准化、零售化、智慧化将成为餐饮行业转型发展的重要方向。”

只是,那些承担不起外卖平台佣金、付不起代运营费用的小老板们,还是指望着能够享受到懒人经济的红利。

但在体量巨大的餐饮市场里,中小餐饮商家普遍缺乏数字化和精细化运营能力。毕竟,当连锁品牌已经从菜品触达到到品牌、包装、流量、供应链等等领域,来实现标准化、规模化时,小餐饮店还停留在有个手艺、租个门店就出餐的“原始”时代。

他们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建微信群。

阿玉的爸妈就是一家蒸菜店的老板,因为承担不了外卖平台的佣金,阿玉帮他们想了建微信群并免费送小鸡腿吸引消费者进群的办法。

至今群里已经有了快两百人,在“螳螂财经”潜伏进群的一个星期里,每天都陆陆续续有几个人加群,但也有三个人退出了。

每天午餐和晚餐之前,阿玉会在群里发一遍当日菜单,拍一个菜品的小视频,再以人均几毛钱的红包唤醒群成员,在群里点外卖的顾客每满30元就送一份青菜,三公里内都由阿玉的父亲骑着电瓶车免费配送。

“群里平均每天差不多有10-20单,虽然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但眼下我爸妈觉得也还算过得去。还遇到过几次顾客为他们公司部门同事一起点的情况。”阿玉其实有点着急,但显然她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懒人经济时代,外卖不仅已经成了餐饮店的标配,更是增量渠道。但在整个餐饮行业品牌化、连锁化的趋势下,小老板们自建微信群的这根自救稻草,也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

“趋势就是这样,如果不拥抱变化,就会被变化吞噬。只有那些靠菜品特色来实现差异化,走小众路子的餐饮店子,在未来还有一定的生存空间,但仍然会很艰难。”某餐饮连锁品牌市场负责人这样告诉“螳螂财经”。

这些,像老周、阿玉爸妈这样的小老板都明白,只是,面对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没有资本没有能力的他们,只能等待时代来裁决他们的命运。

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都推动着人们拥抱更美好的生活,所以我们才可以在家里就吃到几公里外的美味饭菜。而当这个行业面临升级的阵痛时,总有一些业内人会成为局外人,小餐饮店可能就会承受这样的命运。

我们改变不了潮水的方向,只是希望餐饮业的变革海啸席卷而来的时候,不要让这些底层的人们“溺水”。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声明:本文来自“DATA新商业”新商号专栏作者“螳螂财经”投稿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ATA新商业”立场(新商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6965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