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aTa新商业(新商号)首页
  2. 新商业观察

​财报背后,腾讯音乐的跨界挑战

在很多人眼中,体量与创新能力历来是相互对立的。

​财报背后,腾讯音乐的跨界挑战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在很多人眼中,体量与创新能力历来是相互对立的。即体量越庞大的公司,其创新能力往往表现越差,毕竟“大船难掉头”的惯性,决定了很多大公司在创新决策时,并不能够迅速地做出反应。但从腾讯音乐在业务模式上的创新来看,这一刻板印象正在被打破。

作为国内数字音乐领域的老大哥,腾讯音乐自上市以来,通过在数字版权以及社区建设等方面的持续创新,不仅使其摆脱了单一业务模式的束缚,而且在更广更深的层面上,为公司开拓了新的业务边界,从而推动公司业绩不断高速成长。

财报依旧亮眼

日前,腾讯音乐正式对外公布了截止2020年12月31日的全年业绩公告。从财报上来看,腾讯音乐此前在内容、社区建设上的一系列布局,终于体现在财报业绩上了。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腾讯音乐去年全年的营收为人民币291.5亿元(约合12.8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14.6%;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41.6亿元(约合1.83亿美元),相比上年同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4.3%。从数据上来看,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腾讯音乐均呈现出一个稳健增长的态势。

而其营收和净利润的稳步增长,则离不开付费用户以及用户付费率的稳定提升。分开来看,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了5600万,环比净增长430万人,同比大涨40.4%;与此同时,腾讯音乐的在线付费率也有显著提升。数据显示,过去两年腾讯音乐的在线付费率,从2018年的4.2%,一路提升到了2020年的9%,用户在线付费率实现了两年翻一倍。

分业务来看,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及其他服务收入为198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8.2%,总体增长保持平稳。相比于社交娱乐及其他服务业务的稳健表现,在线音乐订阅业务在过去一年的表现,则可以用高歌猛进来形容了。

数据显示,TME的全年音乐订阅收入较2019年全年的3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达到55.6亿元。在其拉动下,音乐服务收入整体达到了93.5亿元,较上年提升了30.7%,腾讯音乐的营收结构也得到了进一步优化。

2020年Q1-Q4,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订阅业务收入增速,也分别达到了70%、64.7%、55%、42%,呈现出高速增长的态势,这也标志着腾讯音乐在数字音乐流媒体转型方面取得了实质进展。

创新业务蓄势待发

在原本的在线音乐+社交娱乐两大业务之外,腾讯音乐去年探索的其他业务,如TME live以及长音频业务等也在加速发展。

早在2019年底,腾讯音乐就对外发布了“百亿声机”全领域音频募集计划。到了2020年4月,TME正式对外发布长音频战略,并推出“酷我畅听”来承载长音频业务,围绕用户“听”的需求,打造“全声态”音频娱乐平台。

此后,酷我畅听围绕“明星”和“IP”高举高打,推动自身业务发展。在此期间,酷我畅听先后与千余名明星和上万名主播携手,合作数百个头部IP方式,打造了有声书、国漫、相声评书、儿童等在内的19个热门类目,上线了万余部有声作品。

除了酷我畅听之外,QQ音乐上也在其主APP内开辟了播客板块,进一步将业务拓展到广播剧、诗歌、有声书等领域;另外,TME旗下酷狗音乐,还专门开辟了酷狗电台,从主播和内容两个方向,全面布局长音频业务。

在打出这一套组合拳之后,TME的长音频业务得到了发展迅速。财报显示,TME的长音频业务付费用户迅速增长,其MAU的渗透率也从去年同期的4.7%提升到了11.7%。截止2020年第四季度,腾讯音乐的长音频专辑数量同比增长370%,极大地丰富了其长音频内容池。

另外,腾讯音乐重点推出的TME live,同样获得了迅速发展。数据显示TME live上线至今,共举办了超过60场在线演唱会,有超过100位音乐人参加,获得超185亿微博曝光、3000万次热议,成效非常显著。

TME live 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绩,则得益于多方面的因素影响。一方面,作为在线音乐平台,腾讯音乐本来就集聚了大量的音乐创作人和用户资源。随着音乐直播的发展,用户对视频化音乐内容的需求大大提升,因而应时而生的TME live一经推出,就受到了用户热捧。

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线上+线下的音乐演唱会、音乐演出成为行业潮流。腾讯音乐充分利用疫情期间线下停业的契机,通过推出线上音乐会、帮助音乐人率先恢复生产,满足用户的线上音乐需求,这也为TME live 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数字音乐生态闭环雏形初现

当然,从腾讯音乐自身的情况来看,其创新业务的全面发展,还与腾讯音乐在版权内容、行业生态等诸多方面的持续努力分不开。

一方面,腾讯音乐通过投资或者与知名唱片公司合作等方式,不断夯实其版权内容护城河。比如,2020年至今,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续签战略协议、相继与peermusic、Merlin Network、The Royalty Network等全球顶级厂牌达成战略合作。财报发布当天,腾讯音乐宣布与华纳音乐提前续签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除了直接的合作之外,腾讯牵头的财团已经完成了对环球音乐集团10%的股权收购。据了解在此次收购完成之后,腾讯将累计持有后者20%的股权。通过投资,腾讯音乐可以借此进一步增强其对版权内容的控制力。

另一方面,腾讯音乐还通过丰富多样的音乐人扶持计划,持续发力原创音乐进一步扩充原创内容池。为了扶持原创音乐人,腾讯音乐在2017年7月推出了腾讯音乐人计划,过去三年已经累计帮助诸多音乐人实现收入5.9亿元。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所取得的成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原创音乐人参与腾讯音乐的平台首发,这对腾讯音乐丰富自身的内容版权,无疑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除了夯实内容版权之外,腾讯音乐还通过不断丰富社区建设来提升平台的用户粘性。2020年7月,腾讯音乐推出了全新的社区版块—“扑通社区”,通过年轻的潮流内容和互动建立文化社区,为广大年轻用户打造了一个以音乐为起点的同好交流聚集地,目前社区已经覆盖了音乐、影视、综艺、生活等多个领域。

经过半年多的发展,目前扑通社区已经成为了艺人与粉丝互动、艺人新歌宣发的核心阵地,这些因素都很好地提升了平台的社交属性,增强了平台的用户粘性。通过多维度的努力,腾讯音乐打造的数字音乐闭环生态雏形初现。

开启新的无边界激战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腾讯音乐在音视频领域的持续扩张,它在长音频、短视频等领域面临的外部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首先,是长音频赛道的竞争。目前国内已经聚集了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诸多长音频玩家,使国内整个长音频赛道的行业格局渐趋稳定。但随着腾讯音乐的入局,国内长音频行业的格局必然会发生新的变化。

从行业本身的情况来看,喜马拉雅、荔枝、蜻蜓等行业三强,虽然仍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但面对拥有丰富版权内容资源以及海量流量优势的腾讯音乐来说,仍然不免有些吃力。毕竟,相比腾讯音乐而言,喜马拉雅等长音频玩家不仅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采买版权,还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购买流量。

其次,是短视频领域的竞争。近几年来随着抖音、快手的崛起,其在线上音乐领域的扩张也在加速。如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都推出了自己的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以加速内部音乐的出圈破壁。

由于短视频在抢占用户时长上具备很强的先天优势,使得短视频跨界做音乐方面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过去一年很多音乐都是通过抖音、快手等平台流传到圈外,如我们熟悉的《少年》在抖音的播放量甚至达到了百亿级别,足见其影响力之大,这必然给腾讯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带来很大的外部压力。

为了弥补自身生态的不足,腾讯音乐也在自身APP内,发布了以音乐为主题的短视频内容来做“防守”之用,但目前这些措施带来的效果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因而从长远来看,无论是长音频的竞争还是与短视频的直接较量,已经“跨界”的腾讯音乐都免不了要开启一场无边界激战。

文/金融外参记者刘磊,公众号ID:jrwaican

声明:本文来自“DATA新商业”新商号专栏作者“金融外参”投稿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ATA新商业”立场(新商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6965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