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aTa新商业(新商号)首页
  2. 新科技

解码杭州,新科一线城市是潜力股还是泡沫一场?

文/星影

来源/熔财经

11月5日,《2020中国城市发展水平排行榜》出炉,“杭州成为一线城市”的消息刷爆朋友圈。杭州挑战广州成功,正式进入中国一线城市行列。但是细看榜单会发现榜单的发布者“中国城市研究院”,是一家没有任何官方和学术机构纯自媒体机构,权威性明显值得怀疑。

图片8.png

但杭州的崛起绝不是空穴来风,从上个世纪90年代,杭州的经济总量在省会城市中仅次于广州、武汉、成都,居全国第四位。2016年杭州的GDP已达11050.49亿元,增长9.5%,已居全国第10位,全市人均GDP为121394元。按世界银行的划分,杭州已达到“富裕国家”水平。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大的城市,杭州已经多次被《福布斯》评为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无论从古诗词还是互联网上,杭州的发展有目共睹的。作为一个服务业制造业、民营经济比例较为均衡的城市,进入近5年,杭州也面临着人口快速增长,住房价格快速上涨、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等大城市病的挑战。杭州的崛起到底是民间的自嗨还是硬实力的体现,“熔财经”今天就从几个细部对杭州做一次解析。

数字经济第一城,杭州发展绕不过的是阿里巴巴

说到一个城市的排名就离开一个城市的市值,而说到杭州,绕不过的是阿里,即使蚂蚁金服上市受挫,杭州之于阿里巴巴:“我负责阳光雨露,你负责茁壮成长”。有人还有这样一种评论,阿里,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杭州。

图片9.png

阿里于1999年成立,1998年杭州GDP仅为1255亿,2018年全年GDP杭州已达13467.78亿元。根据2018年财年,阿里集团收入2502.66亿元。2018年每天纳税超1.4亿元,一年总计纳税516亿元。杭州年全市的税收规模额约3200亿元。这相当于,阿里巴巴占了杭州纳税规模的六分之一。对于杭州市的就业,阿里巴巴的影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更重要的是阿里是一个平台,能给更多的人提供发展的机会。阿里的成功,给杭州营造了一种氛围,选择了一种城市发展方向:互联网经济。

根据杭州市人大2020年《关于杭州市数字经济发展情况的报告》显示,自2014年以来,全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已经连续21个季度保持两位数增长,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50%。相比全国平均占比34.8%的水平,杭州已经名副其实成为数字经济第一城。

2019年,杭州GDP以1.54万亿,是2010年0.59万亿的2.6倍之多。数字经济核心产业更是实现15.1%的高增速。有公司特意将电商业务迁至杭州,足见这座城市在互联网领域的吸引力。2019年,杭州常住人口突破千万大关达1036.0万人,人口净流入55.4万,居全国第一。这人口流入背后的变化是互联网经济之城巨大的虹吸效应。

但和深圳一样,杭州的互联网企业发展也被人诟病有“只有月亮、不见星星”的尴尬。在2020年中国互联网百强企业分布中杭州仅以4家位列第五,在企业总部的排名上反而落户于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阿里一家独大的现状可能在短时间内不能改变,但以丁香园、曹操出行等一批代表新兴互联网业态的独角兽企业已在西子湖畔崛起。据《2020杭州独角兽&准独角兽企业榜单》统计,截至2020年10月,杭州共有独角兽企业31家,准独角兽企业142家,所有企业总估值超过3100亿美元。

有理由相信将来会有很多个马爸爸将在杭州出现,这一切都源于当年这家企业给这座城市带来的特有气质。

市区扩容,杭州已经是长三角面积第一大城市

要说城市的排名,恐怕还需要讲讲这个城市到底有多大?90年代因为市区太小,杭州还被人开玩笑说是“面积仅次于拉萨的省会城市”。而借着2016年G20峰会、2022年亚运会的契机,杭州市区的扩张已经达到了高峰。

图片10.png

21世纪中国城市提高GDP最常见的操作便是撤市建区,扩大城区面积。早在2004年的广州也曾经做过。那年的广州把县级从化市、增城市改为从化区、增城区。此后,广州市行政区划变为“十一个城区”,广州市辖面积由3843.43平方公里扩大到7434.4平方公里,市辖总面积超过上海。一跃成为南中国城区面积最大的城市。同时配套建设的珠江新城CBD、天河智慧城等新城市中心随之拔地而起。广州在此之后的十年里也稳居中国城市GDP排名老三的位置,直到深圳的崛起。

“熔财经”看到,杭州几乎也是复刻了广州的模式,2017年,临安正式成为杭州第十个辖区。而杭州的市区面积,也在临安的加入后扩容64%,达到8002.8平方公里。

杭州已经江浙沪市区陆域面积最大的城市。进入21世纪以来,杭州已经历了三轮“撤市设区”。

2001年3月,萧山、余杭撤市设区,杭州市区面积从683平方公里扩大到3068平方公里,2014年12月,富阳的撤市建区又使杭州主城区面积增至4876平方公里。说到面积,其实杭州已经相当于8个深圳了。

钱江新城,鳞次栉比的天大楼,高层写字楼、星级酒店、高档商场、酒店式公寓,成为长三角仅次于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商务中心区。与钱江新城隔江相望,位于钱塘江东南岸的钱江世纪城是正在建设中的杭州另一个中央商务区和新城区,CBD和市民居住区的建设杭州的城市城建速度让北上广都刮目相看。事实证明,扩大城区面积确实在短期内有增加税收,扩大土地面积的优势,这块对提升城市综合实力的效果明显,但之后像广州那样遭遇发展后劲乏力,产业新增长点减少,却是未来杭州需要警惕的议题。

交通、教育杭州的短板,不仅仅是历史原因

城市面积的提高,必然带来的高速发展后资源的短缺。对杭州来说首先就是交通,杭州目前的地铁开通仅仅4条线,客流量很大。对比其他国内大城市,杭州地铁总公里数排名全国第15。这个数字远远落后于广州的14条和深圳的8条线路,甚至还远远不如中西部城市武汉和重庆。地铁发展的滞后当然有杭州地下水网丰富的客观因素,但规划滞后,交通跟不上城区发展显然是最根本的原因。

图片11.png

其次是教育问题,作为90年代中国高校大合并的后遗症,杭州乃至于整个浙江省只有一家985、211大学浙江大学的问题已是众多网友吐槽的焦点,这个可怜的数字不仅无法和同为长三角的上海南京相比,仅比没有一家重点大学的深圳好一点。而更为外省市所不知的是,杭州市基础教育资源的短缺问题。

2020年2月,浙江省统计局发布《2019年浙江省人口主要数据公报》,杭州突破千万人口达1036万人。而根据杭州市教育局计财处5月发布的《2019年杭州市教育事业统计公告》,小学在校生61.69万人,比上年增加2.64万人,增长4.47%。但根据数据分析得知中国千万级常住人口城市的排名来看,杭州小学在校生人数约占全国总人数的0.58%。在全国中排名第13(也就是倒数第二)。

小学生少,不仅说明了杭州新流入人口的压力,更体现在教育资源的短缺上,截至2019年,全杭州小学数量仅478所。作为一个千万人口的城市,这个数量远远小于北上广,甚至不如南京。

我们可以再看对比一下深圳的情况,同样作为新兴城市,据2019年深圳统计年鉴,全深圳普通小学仅为344所,从人口规模来看,这个数字似乎比杭州还低。但细究深圳的学龄前教育资源配置就会发现,2018年全深圳的幼儿园就达1771所,作为教育单位的数量已经占到了全深圳教育机构的70%。而这个时候的杭州幼儿园却仅有991所,到2019年也仅为1317所。同样作为一个年轻的城市,跨前一步的教育资源规划,显然是深圳远比杭州做得出色。而小学和幼儿园背后的隐含的深层问题却是房价。

房价,又一个绕不过的民生问题

又说回阿里,围绕蚂蚁上市催热杭州房价:业主一夜涨价百万的新闻已在不少杭州房产中介圈里传开。在没有限价、限摇政策的二手房方面,杭州近半年里多个小区的总价已猛升百万元,直追已经发展成熟的钱江新城、滨江区。

图片12.png

未来科技城,是阿里巴巴在杭州总部的所在地。距离阿里总部4公里的一处新住宅区,刚开盘就引来超过6万人摇号。按照杭州1036万的人口计算,相当于每172个杭州人就有一个人来摇号,抢购的人相信,买到就是赚。2013年阿里巴巴将总部建在余杭区的未来科技城,2014年阿里上市、蚂蚁成立,以此为中心周边产业和生活配套迅速扩张,直接结果是未来科技城的平均房价从9000多翻了3倍还多,有些已经卖到近6万的价格。

和杭州相似的还是深圳,从2019年7月到2020年9月,深圳的二手房价格已经保持15个月环比上涨,并从今年3月份开始,房价环比涨幅连续7个月超过1%。和杭州相似的是,深圳的崛起和腾讯、华为以及前海一干头部企业的发展密切有关。2019年11月29日,腾讯85.2亿元拿下大铲湾地块,网友亲切称为“企鹅岛”。

根据规划,“企鹅岛”将建立一座面积达200万㎡的“网络城市”,约等于6个腾讯总部滨海大厦的体量。未来计划将有8-10万腾讯人进驻“企鹅岛”。当这一大批高薪人才及相关企业入驻后,势必会推动该片区未来商业、教育等配套的快速完善,当然还会带动周边的房价。

深圳的崛起可以归结为香港的辐射作用,抑或整个大湾区的产业联动,消化整个珠三角人口的需求,深圳的房价和土地目前来看还明显处于供小于求的局面。

同时今年7月深圳发布的史上最严新政“7.15新深八条”,其中“转让增值税从2年免变5年才免”这一条,则已经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深圳二手房的炒房大军。而杭州则相反,2015年起,杭州的商品房数量迅速增加,加上划入市区的富阳、临安,2019年杭州成交的新房和二手房量是18万套,2020年现存和计划新增加起来就有26.1万套,已经远大于需求。有媒体评论杭州的城市发展成也阿里,败也阿里,过早抬升的房价,提前透支了未来科技城将来数年的上升空间,也提高了外地人安家杭州的门槛。

长此以往,杭州的吸引力势必也要打折扣。

整天“杭吹”没必要,杭州已有自己的位置

这几年把杭州吹上天的“杭吹”在网上已成一些自媒体基本套路。不仅把杭州说成一线城市,还把上海说成杭州后花园的笑话,随便找几家论坛就可以看到。当然明眼人都已经发现了这些奇谈怪论后房产中介若隐若现的影子,一座城市的发展肯定是不能建立上精神胜利法的基础之上的。诚然杭州近十年的发展有目共睹,但因为某些因素把一个城市吹上天实在没有必要,杭州在中国的城市发展中,已经有它特殊的地位。

图片13.png

11月12日,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城市(大陆)GDP前50强名单终于尘埃落定。上海、北京和深圳依然毫无悬念地排在前三,上海以27301.99亿排名第一,北京以25759.5亿排名第二。深圳以19787亿排名第三。排名的亮点是曾经屈居第四的广州,再次被重庆赶超直接落到了第五位。而在这份排名里,杭州排在了第八。在长三角城市里,位列上海、苏州之后,排名居南京之前。纯以GDP来定义一个城市排名,已经被不少评论诟病为经济决定论。毕竟一个城市有多少大型企业、有多少上市公司,虽然对政府的账面成绩来说是光彩的,而对普通市民来说生活感知度的好坏可能才是判断一个城市的关键。

我们还可以参考一下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新时代中国城市社会发展指数暨百强榜”。在这份榜单里,杭州位居第六,仅次于北上广深以及重庆。这份榜单更强调的是“社会治理”、“公益慈善”、“公共医疗”、“社会保障”等指数的占比,可见城市社会发展不完全等同于经济发展,而良好的社会发展,有更大的获得感、幸福感也是评价一个城市的重要角度。

图片14.png

对于一个城市如何评价,可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论前面提到的杭州,还是已经被公认为一线城市的广州和深圳,都无疑已经在中国区域经济里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随着疫情后经济的回暖,以及互联网经济后续的发展,杭州的发展未来仍旧可期,现阶段过高评论显得不够客观,过低评价又显得信心不足。杭州就是杭州,中国唯一兼具江南历史底蕴和新兴互联网元素的城市,独一无二的城市品格这才是杭州最准确的定位。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声明:本文来自“DATA新商业”新商号专栏作者“熔财经”投稿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ATA新商业”立场(新商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6965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